当前位置:  »  新狂人日记

新狂人日记

作者:来源:怡红院论人气:加载中

字数:52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新狂人日记25

  和老头莎莎喝了一会儿酒,就头昏昏的睡了过去。听到有人在用古代的声音说话,估计我又回到了梦中的古代。

  古代的口音和现在的普通话,地方方言等都不太一样。

  「我们皇后的身份是一个秘密,我们在魏国的重臣很多都不知道。没想到魏国的皇后会是夏国的公主,如果不是我们这回抓了她,如果估计这个秘密会一直保持下去。」

  我听到定云大师的声音,睁开眼睛一看,只见我半躺在床上,身上盖着绣被。
  床边有张大桌子,好些人围在桌子周围。定云大师坐在中间,正在侃侃而谈。
  「夏国和魏国有血海深仇,魏国的皇帝就不怕夏国的公主谋杀他?

  毕竟皇后要谋杀皇帝,是非常容易的。「我看到赫连谓以代在不解的问定云大师。

  「问得好,这个老衲也想不明白,但是我估计魏国的皇帝心里有数,皇后肯定不会伤害他,才会力排众议非要立夏国的公主为后。而且因为这个原因,皇帝下令,严禁魏国的人调查皇后的身份。但是为什么夏国的公主不会报这血海深仇,老衲也想不明白。」

  「因为我什么也不记得了。」我随口道。

  「霜妹你醒了,太好了。还好我没有伤害到你,不然将来到地下没法子向大夏天王交代。」赫连谓以代满眼的开心。

  「哦,原来是这样。」定云大师一脸恍然的样子。「估计是那个道士寇谦之用了什么法术,让霜公主忘记了以前的事。好毒的人,他这是要羞辱我大夏国。」定云大师一边说,一边侧头想,变得愤怒不已。

  「这下也好,想办法让霜妹想起以前的事,但是别让魏国人知道,然后让她回去,找机会偷偷杀死那个狗皇帝。

  让他们自尝恶果。「赫连谓以代用力拍着桌子。

  后来的时间里面,他们就不断的给我讲我自己和大夏国的经历。

  连吃饭的时候都在讲。

  说起来,大夏国的赫连一族,和魏国的拓跋一族,真的可以说是血海深仇,现代的中国和日本的那点仇恨,比起拓跋一族和赫连一族的仇恨,真的完全可以忽略不记。

  在大夏立国前,拓跋家的魏国曾经屠杀赫连一族,还把投降了的赫连一族的三千人全部丢进黄河。

  赫连一家几乎被杀绝。拓跋家的魏国策略就只有一个,从肉体上消灭全部赫连一族。

  赫连一族就是只有赫连勃勃逃了出来。后来军事天才赫连勃勃借后秦的力量重新立国,但是赫连勃勃死后,魏国又重新攻灭夏国,再次屠杀了赫连一族。
  「我其实是夏国的贵族叱干勃兴,夏国灭亡之后,我避祸为僧,发号定云。定云从来没有忘记故国。给霜公主请安。」

  定云大师一边说,一边跪下给我行礼。

  我满眼的迷茫。

  按照肉体的血源,我是赫连霜,赫连勃勃的女儿,应该对屠杀自己兄弟和族人的魏国皇帝恨之入骨才对。

  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恨不了任何人。古代的仇恨,和我有什么关系?
  可是,如果我不答应,他们就不会放我回去,而且不断的在耳边唠叨,烦死个人,最后我只好假装很愤怒,要报仇的样子,他们就不唠叨了。

  他们反而劝我要小心,别让皇帝看出来我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然后他们就在商量如果放我回去不被怀疑。

  我真的不知道,世界上的这么多的仇恨是从哪里来的。

  你要杀我,我要杀你,其实,都是一场梦而已。从今天的我看来,古代的那些血海深仇,其实什么都不是。

  可是,今天世界上还有这么多的仇恨,到了未来,也会同样是什么都不是。
  我只是不想做任何让我良心有亏的事。那样的事,会让我醒了也不舒服。
  魏国的皇帝对我很好,那种关心我看得出来,不是假的。

  我肯定没法下手杀他。哪怕他是我理论上的仇人。

             新狂人日记续集26

  我们离开小院,一路向西,一路上他们继续唠叨,我装作没听见。很快我们来到了黄河的渡口。

  渡口没有人,他们跑来跑去,最后找了个船夫用羊皮阀子过黄河。

  这个过黄河的方法我也是没有经历过,就是用一些吹得鼓鼓的羊皮,搞得像个橡皮的阀子,大家抱着这个阀子,一个一个的过了黄河。

  我觉得好好玩,高兴得不得了,他们就都苦着脸,好像别人都欠他们钱一样,何必?

  人生短暂,快乐一下不好吗?这些家伙都是笨蛋。

  我们到了潼关,在一个客店住下,听客人讲,皇后被抓了,皇帝基本快疯了,乱杀了不少人,现在到处都是卫兵,据说找到皇后,有一千两黄金的赏额,我基本都在想如果得到这一千两,自己报告自己在哪里,该不该得到这一千两。
  我们在潼关住了一个还不错的旅馆,估计这些反贼蛮有钱的。我们开了个大桌子吃饭。

  我豪不客气的点了些最贵的菜。都是无公害的有机好菜,配上当地的好酒,我吃得舒服,但是大家就都看着我,好像看到了什么怪物。我就是吃点想吃的菜,至于吗?

  菜到是很好吃,红烧黄河大鲤鱼,烧蘑菇,炒豆腐,烤羊肉,还喝了不少酒,这帮反贼拼命把周围的人赶走,生怕被别人发现,笑死我。何必叻,真是的。我也不管他们,只管喝酒吃肉。

  也不知道这是梦还是真的,反正这羊肉很好吃,酒也好喝,谁管他。

  喝到两眼发花。

  旁边有个假和尚好像也喝多了,靠在我身上,和我讲起他的经历,他如何被人欺负,做小本生意被当地人骗,地方官偏帮本地人,被骗了还被冤枉,本来想申冤,告到平城的知县,结果人家根本不看他的证据,结果他被脊杖四十下,几乎打死,后来被赫连家的人救起来,决心以死报恩。

  然后如何混进悬空寺,天天听佛经,听起来很有道理,就几乎就成了佛教中的人,但是看到悬空寺里面的人,也是趋炎附势,不顾当地人和普通僧众的死活。只想混个国师的称号,有点权的法师,就把自己家里的人介绍进庙里面,收香火钱自己家里人用,他也看穿了佛教的那些东西,都是坏人。于是帮赫连家,报恩就算了,什么涅盘,都是不可能的。

  我不明所以,也就是嗯嗯的点头,继续喝我的酒,那个假和尚就更兴奋,夸口说他的厉害。我也就哈哈吼吼的和他聊起来。

  他就干脆对我动手动脚,摸我的乳房,让我好兴奋,但是我看不起他,把他的手打开,他不敢用强,很郁闷的躲在一边喝酒去了。

  就听到外面有人声喧哗,然后是兵器碰撞的声音,有人打斗到了酒席上来,我继续吃喝,也不管周围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我喝完了最后一杯酒,就看见一堆人跪在我面前,好像在说什么,满脸的惶恐。

  然后有人扶起我,抬上一个软轿,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27

  当我再一次睁开眼睛,我以为自己又该毫无疑问的回到轻松的现代。

  但是,我错了。

  我看到旁边是一个大概有三十米高的黄土台子。台子的阴影正照在我身上。天黄黄的。

  台子上飘着黑色的旗帜。上面好像有些人,但是看不清楚。

  我的身边,是数不清的人,都穿着古代的衣服。大多数是妇女和儿童。大家挤在一起,风有点冷,身边的人大都衣衫单薄。

  「妈妈,我饿。」

  我听到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低头一看,一个大概五六岁,穿粉色绸衣的小女孩拉着一个妇人的衣襟,这个妇人衣着华美,容貌秀丽。

  大概有三十岁不到,脸色木然,望着台子上面。

  好像完全没有听到女儿的声音,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而在另外一边,一个华服老妇人坐在地上,正把一个七八岁的小孙子抱在怀里,「不怕不怕,小虎子不怕。」

  小孩子穿着小皮袄,好像全身在发抖。头埋在老妇人的怀里。

  大家都木然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周围有多少人。都基本没有怎么说话。
  然后,台上有号角的声音。

  一个清亮的声音在台上响起。

  「刘卫辰,你攻打我大魏,杀我百姓,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但是在你死之前,我要让你亲眼看见你的宗族三千人,被我投进黄河。从此世界上就再也没有铁弗一族。「

  旁边的人都发出了啊的一声,但是谁都没有动。一片死寂,没有人反抗,没有人逃跑。

  大家紧紧的挤在一起。

  旁边的华服妇人紧紧的拉着粉色绸衣的小女孩的小手,「别怕,妞妞,到地下,也有妈妈陪你。别怕。别怕。」声音有点发抖。

  小女孩有点惶恐的望着妈妈,好像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然后人群开始骚动。

  「啊!啊!」一声声惨叫,是女人的声音,很甜美腻人,说不出的恐怖。
  人群开始向一个方向推挤,我远远看过去,好像远处有骑兵在杀人,人头高高的飞到空中。我还能看到人头的美人发髻,甩在后面,就像一个个小蝌蚪。飞在黄黄的天上。

  大家被骑兵驱动,向前推挤。

  又退了一段,我什么都看不清,周围都是人,一脚深一脚浅的被推着前进。
  身边很多很漂亮的美人,也有老人和儿童,少年人。

  她们就挤在我身边,香粉的气味扑鼻。我伸手一抓,是个滑腻的手臂。
  但是又被别的人推远。

  很快,我觉得脚下一凉,好像踩到了水里面。

  继续被人推动向前,水到了大腿,到了胸口,水很急,黄黄的很浑浊。
  惨叫声,有人在抓我的衣服。我看到那个粉色绸衣小女孩恐惧的眼睛,睁得老大,然后,就在我的身边沉了下去。

  我的眼前一黑。水呛进口鼻。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一霎那,我突然明白,我看到了当年黄河边大屠杀的一幕。

  北魏在黄河边,杀死了大夏天王刘勃勃的父亲刘卫晨的一族三千人,全族就只有刘勃勃逃了出来。后来文武双全的刘勃勃借后秦的力量,建立了大夏国。
  刘勃勃建立大夏国后,改名赫连勃勃,而我,后来就不知道如何变成了赫连勃勃的女儿,赫连霜,后来竟然嫁给人仇人的后代,北魏的皇帝。

                28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我看到的是那个我曾经到过的统万城最高的地方。当年小孩子胡立法半夜在这里吹过箫。

  现在好像是中午,我就站在城头上面,身上穿着绣花的锦袍,上面是皮甲,手里拿着一把大弓。身边是跑来跑去的士兵。旁边就好像是我的卫兵。

  还有些侍女。也抱着剑,箭壶,站在旁边。

  我很迷惑,我现在在这里干什么,现在是什么年代?

  城下面,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军队。下面是魏国的军队,黑色的魏字大旗。
  城上面是红色的夏字大旗。

  「城上的听着,你们的夏王已经被活捉,夏军全军覆没,识相的就开城投降,我们也许还能给你们一个全屍。

  不然,他们就是你们的下场。「

  城下面有人在喊话。

  然后,一群俘虏被推到阵前,有个高大的俘虏被推到前面,然后魏兵好像对他说什么。

  「他们要我劝你们投降,但是,我要告诉你们,我们大夏国没有孬种,我不怕死,你们也不怕死,你们要坚持下去,凉国和南朝的援军很快就会来解围。」
  话还没有说完,一把铁枪从这个俘虏的胸口穿了出来,然后,这人的双臂都被砍掉。

  血飞溅得老高。

  俘虏一排排的被带上来,一个个的被砍死。

  我身边的人开始骚动,有的人在歇斯底里的喊城下的俘虏的名字,可能那个人就是他的亲朋,有的人在破口大骂魏兵的凶残。

  有的人在大哭,有的人在发抖。有的人在呕吐。

  还有的人就在朝下面放箭,但是距离不够,根本射不到。

  我突然明白了,这是魏国灭亡赫连勃勃建立的大夏国的那一仗。

  赫连勃勃死后,魏国攻打大夏并且灭亡了她。

  而我,现在就在现场。估计我就是大夏国的公主,赫连霜。

  城前面的土地都被血染红了,俘虏都被杀死在城下,好像有几千人,倒成一大片。

  然后,后面的魏军推着攻城车,云梯,开始攻城。

  城上的人就朝云梯放箭,丢大石头,爬在云梯上的士兵惨叫着被打得掉了下去,但是身边的人也不断的被城下的乱箭射倒。

  偶尔还有魏兵爬上了城头,然后被城上的夏兵围上去砍死。

  我也和大家一起,不断的用手上的大弓射击爬上来的魏兵,我的箭法不错,几乎百发百中。

  我后面的一个小丫头就不断的把箭递到我手上。还帮我擦汗。

  估计宫里面所有的人都出来了。这是生死之战。

  射了十几箭后,我觉得手好酸,后来基本拉不开弓了,好不容易射了一箭出去,也不知道射中了没有,小丫头却没有再递箭上来,回头一看,小丫头胸口中了一箭,倒在我身边,已经不行了。

  手上还拿着给我擦汗的纱巾。

  我擦,这箭该不会是我射歪了吧。想想也不至于。

  另外几个侍女,就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爬上城的魏兵越来越多,变成大家在混战,有一堆卫兵保护着我,一路后退,最后我们退到城的一角。躲在里面。

  我在角楼旁,看到城门被打开了,潮水一样的魏兵涌了进来。

  大势已去。

  我突然看见,好像魏国的统帅从马道经城门骑马跑到了我们刚才站的那个最高的地方。

  我认得那个帅旗。他身边只带了几个人,其它的人都追杀夏兵进了城。反而这里成了他们的盲点。

  我的心突突的乱跳,我身边,有几十上百个卫兵,都躲在角楼里面,前面不远,就是魏国的统帅,身边只带了几个人,我只要射倒那几匹马,带人上去抓住那个统帅当人质……

  我朝卫兵的头领打了个手势,他好像明白了,眼睛里面发光。

  我拿起弓,屏住气,开弓,瞄准,干脆,射死他?是射人还是射马?

  身边几个人也同时拿起弓。瞄准。

  那个人立马在最高的地方,手里拿着马鞭,在指指点点,全然不知道有支利箭,正指着他。

  我瞄准他的颈子,我知道,那里是大血管,如果射到,必死无疑,也许,历史就要改写了?

  以我刚才百发百中的表现,在这个距离,这一箭应该必中。

  正要发射,那个人却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头转了过来,眼睛朝这个方向看来。
  太阳下面,我很清楚的看到了他的脸,还是那张帅气,还带点傲气的小孩脸。
  他是小孩胡立法,绝对是,只是现在长大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